香港金融改革不止步

2022-11-02 09:59

海南大學“一帶一路”研究院院長 梁海明

港股近期劇烈波動,引發各界人士憂慮,但相信這只是歐美資金對“中國經濟前景不明”議題的炒作。未來隨著愈來愈多內地資金、中東資金、俄羅斯資金進入香港,完全有可能取代歐美資金,尤其是美國資金在香港市場上的地位,為資本市場提供支撐作用。

香港于今日舉辦“國際金融領袖投資峰會”,吸引包括一百多間環球主要金融機構負責人在內的行業領袖出席。在環球疫情尚未結束的當下,香港若能借助峰會契機,繼續放寬防疫政策與世界“物理通關”,在加速向國際開放的同時,期望與內地進行試點“通關”,推動兩地的人才、資金流、物流、信息流等生產要素的跨地區流動和對接更加通暢,不僅可鞏固自身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,還能“以香港所長,服務國家所需”,為香港未來發展提供新機遇、注入新動能、開拓新空間。

在國際地緣政治不穩定的背景下,通脹高漲、百業蕭條,環球股、匯、債、商品市場持續大幅波動,香港也遭受到沖擊。外資本輪撤出港股的理由包括:一是基于搬資回朝救駕的需要;二是港股話語權正逐步轉移至中資;三是在港股市場的盈利水平下降。在過去1至2個月的時間里,外資采取“你(中資)上午拉抬恒生指數,我(歐美資金)下午打壓恒生指數”的方式,逐步把手上的港股賣給中資及香港本地資金。

因此,港股近期的急跌只是歐美資金、尤其是美國資金,通過種種借口大量拋售港股、撤資香港的行為而已。隨著歐美資金的離開,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,且是唯一能夠直接投資中國內地的國際市場,若能抓住11月初舉辦“國際金融領袖投資峰會”的機會,相信仍然能夠吸引其他資金來港。

美國商界不愿放棄內地市場

國際金融領袖應允出席峰會,相信至少有如下3個原因:一是反映香港放寬防疫政策后已穩步復常,回歸國際金融中心的“本色”;二是海外人士希望實地了解香港在香港國安法、新選舉制度出臺之后的金融、經濟和社會等領域的變化;三是資金仍然希望繼續通過香港這個平臺投資中國內地。

作為華爾街金融大鱷,他們未必愿意聽從美國政府的政治決定,而損害自身的商業利益。美資機構特別是不愿看到拜登政府對香港采取金融制裁措施,因為這將令美國商界、華爾街從此止步香港市場,更甚是被迫放棄14億人口的內地市場,當中的影響和損失難以估計。

因此,香港如能利用好自身的制度優勢,既可為海外機構提供投資中國內地的平臺,又能給香港帶來更多元的國際資金,還能繼續扮演中國內地離岸融資中心的角色,滿足內地相關產業的融資需求。正所謂“大河有水,小河滿”,內地經濟持續穩步發展,也將推動香港市場繁榮及社會的全面發展。

港橋梁作用更顯突出

相信在“一國兩制”的支持下,香港作為國際資本進入內地、內地資本走向世界的橋梁作用也無疑將更加突出。在新的國際形勢下,香港若要進一步增加對國際投資者、國際金融市場的吸引力,發揮“國家所需、香港所長”作用,不僅需要向國際更加開放,改革步伐也應邁得更大一些,可考慮在以下幾個領域繼續發力:

一是放寬上市標準,發展成為國際科技集資中心;二是推動發展成為國際債券(尤其是綠色債)發行中心;三是香港交易所降低交易成本,吸引更多國際投資者繼續投資香港;四是吸引更多熟悉內地事務的金融人才前往香港;五是加快推動港股通南向引入人民幣計價的措施;六是要向包括國際投資者在內的各界,清晰交代確切的抗疫路線圖、時間表;七是加強與中東國家、俄羅斯的政府、金融機構的溝通,以此吸引更多非歐美資金前來香港。

相信在二十大之后,香港若能對外加快開放速度,對內抓緊機遇,繼續主動求變,成為國內大循環的“參與者”與國內國際雙循環的“促進者”,通過積極融入內地,享受國家穩定發展所帶來的機遇和紅利。

原標題:明觀四海/香港金融改革不止步

來源:大公報

熱門文章
中文字幕毛片一区二区